首页>云南记忆>红色记忆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美国政府推行复活日本军国主义政策,达到使日本成为它远东军事基地的目的。为此,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以扩充警察为名,重建日本陆军,使日本警察从战前 6.5万余人猛增至 30万人左右,又以建立“海上保安厅”为名,重建日本海军,拥有军舰 125艘;还大力装备训练日本空军,投入美军占领军费的 40%~ 50%建立起庞大的日本空军基地网。 1948年 3月,美国国会又拨款 4亿美元,援助蒋介石国民党政府,以维护美国在中国的特权。
  1948 年 4月 30日 ,中共中央在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活动中,号召全国人民团结起来,反对美国扶植日本侵略势力的复活,反对美国干涉中国内政,侵犯中国主权。这一号召,得到了全国各地党组织和学生们的坚决拥护和响应。 5月 7日,全国学联发表《为反对美帝扶植日本告全国同学书》。 5月上旬,上海学生成立反美扶日挽救民族危机联合会并通电全国。 5月 22日,上海 1.5万名学生举行“纪念大会”并发动 10万人参加反美扶日签名活动。北平、南京、广州、福州、重庆等地学生积极响应全国学联号召,积极开展反美扶日活动。
  5 月上旬,中共云南省、昆明市工委共同研究后决定响应中共和全国学联的号召,在昆明开展反美扶日运动,继续发挥昆明的“民主堡垒”的作用。 6月 17日,昆明市大中学校宣布总罢课,举行示威游行。上午 10点,各校学生云集云南大学,召开反美扶日大会,一致通过反美扶日宣言,会上还焚毁了蒋介石的模拟像,会后 2.5万多名学生大游行,散发传单、张贴标语和漫画,唱着《团结就是力量》等革命歌曲,高呼“反对美帝扶植日本,挽救民族危机”的口号。游行队伍向美国驻昆领事馆递交了昆明学生致美国杜鲁门总统的抗议信。云南地方当局出动了大批军警,荷枪实弹包围了学生开会地点,并在游行队伍所经路口架设机枪,准备对学生们动武。 6月 18日,昆明军队、警察、特务机构一起出动,逮捕了参加开会游行的学生 29人。昆明学联推选了各校学生代表 77人,前往云南警备司令部请愿要求释放被捕学生,警备司令部不但不放又逮捕了 4名请愿学生代表。昆明学联宣布从 6月 19日起全市学生罢课 3天,警方必须在 6月 21日前释放全市被捕学生。云南警备司令何绍周说:“昆明是共产党党运最强的地方,我们要从破获学生组织中破坏共产党的地下组织,要把云南的共产党斩草除根,寸草不留!”这样,学生的反美扶日活动流血势所难免。 6月 29日凌晨, 200多名军警突然包围求实中学,逮捕了 3名学生和一名教员。中共党组织决定将一部分学校的学生分别集中到云南大学和南菁中学。当局派大批军警实行包围封锁。除武力威胁外,还切断了粮食蔬菜供应。 7月 1日,学生们组织宣传队上街宣传,遭到敌人的殴打绑架。 16名学生被捕, 10多名学生受伤。 7月 4日,社会各界人士 230人联名上书云南省主席卢汉和警备司令何绍周,要求当局释放被捕师生。省参议员唐锡畴、马曜等 9人致函警备司令部要求放人。各报也刊出各方呼吁释放被捕师生的文章。 7月 8日上午,特务竟开枪击伤了南菁中学校门口的 3名学生。一系列的镇压,激起了昆明各界的义愤,大家纷纷表示支持学生们。 7月 13日,蒋介石派教育部首席参事刘英士到昆,名曰“疏导学潮”,面对各界的呼吁,与何绍周等策划后,决定由警备司令部实施对学生采取武力镇压。
  7 月 15日 凌晨 4点左右,又一个漆黑的夜晚, 2000多名武装分子在何绍周亲自指挥下,进攻集中在云大会泽院和南菁中学东、中楼和礼堂楼的学生,并动用消防水龙、救火云梯和挠钩,施放烟幕弹,鸣枪威胁,向在楼上守卫的学生攻击。南菁中学 400余徒手学生全被抓捕,大批学生被打伤。在云南大学会泽院的学生与军警展开搏斗,在缺粮断水的情况下坚守了两天一夜。 16下午,卢汉到现场提出与学生谈判,被围困的几个学联领导人共同商量后和卢汉在会泽院进行了谈判,决定从楼上撤下来。军警把 400多名学生全部拘捕。两校共被捕的 800多名学生,除对 15岁以下的年幼同学准予请保释放外,把 100多名师生送往监狱,将另外 400多人集中到由警备司令部、教育厅联合成立的夏令营,以“训练思想”,“进行感化”。
  云南陆军监狱内为关押“七·一五”爱国师生而设立了云南省特种刑事法庭监狱。在这里,中共昆明市工委委员袁用之领导建立了狱中临时支部,对党员和外围组织成员进行了革命气节教育,号召“把监狱变成战场,把监狱变作熔炉,把监狱变作学校”,领导被捕人员和敌人展开斗争。由于监狱和法庭斗争及社会各方面的同情、支持和声援,被关押半年多至 1949年 2月全部出狱。
  “夏令营”于 7月 27日由警备司令何绍周亲自主持开营,按军事管理办法管训集中的 400余名学生。中共昆明市工委迅速和“夏令营”的党组织恢复了联系,加强了领导。在社会各界人士要求早日结束“夏令营”呼吁的压力下,“夏令营”不得不于 9月 5日结束。
  除了对学生的处理,教育部会同云南省地方政府还处分了一些学校和教师。云南省地方政府勒令解散云大附中、建民中学、中山中学和金江中学 4所中学;责令长城、求实、南菁 3所中学的董事会“调整人事”;解聘 4位大学教授,撤换昆明几所中学的校长。
  昆明学生的“七·一五”反美扶日运动,是当时席卷全国各大中城市学生反美扶日运动的一个组成部分。昆明学生在运动中表现出不畏强暴、英勇顽强、奋不顾身的爱国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精神。
  
  (作者:何玉菲,来源:云南省档案馆《建国前后的云南社会》)